监管加强,线上剧本杀APP遇下架风波,删除大量问题剧本

【专稿,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报道/发轫于2019年的剧本杀行业在一开始就以新潮、刺激、推理等众多标签吸引了不少年轻人,成为”狼人杀“之后的又一个现象级品类。

这几年剧本杀的发展可以用”疯狂生长“来形容,在美团发布的《2021 实体剧本杀消费洞察报告》中就预估,2021年实体剧本杀行业市场规模将达到170.2亿元,2022年将达到 238.9亿元。不过,这样的疯狂生长也引发了店铺扰民、存在安全隐患、剧本版权等诸多问题。

而最近,经历了几年疯狂生长的剧本杀将迎来规范化的备案管理,这不仅对线下的剧本杀提出了更多要求,对线上的剧本杀APP也同样带来了影响。

强监管将至,线上剧本杀有何动静?

11月9日,上海市文化和旅游局发布《上海市密室剧本杀内容备案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管理规定”)并面向全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此项规定坚持“底线管理”的思维,将剧本杀纳入备案监管的范畴中,管理规定指出将对剧本内容采用专家审查+企业自审的模式进行,尽管这项规定更多针对的是线下的剧本杀,但依旧对“本是同根生”线上剧本杀APP带来了影响。

作为线上剧本杀头部应用之一的《百变大侦探》在“管理规定”发布的第三日就在各大市场下架了自己的应用,根据七麦数据显示,《百变大侦探》在下架2周后才重新上架,官方在为微信公众号上发布了这次下架是由于“系统维护升级”的公告,但这很难说与管理规定中提及的内容自审和剧本备案没有任何关系。

随着2019年“剧本杀元年”的到来,无论是线下还是线上的剧本杀都获得了长足的发展,前者主要表现在实体店面的爆发式增长,后者则在疫情期间笼络了许多线下玩家热情,如《我是谜》、《玩吧》等软件甚至一度被玩家挤爆服务器。

发展火热的剧本杀也难免会存在诸多问题。在今年3月29日,中国文化娱乐行业协会正式成立了沉浸式剧本娱乐专业委员会,此委员会的成立迈开了对剧本杀行业监管的重要一步。

在协会成立当天通过的《中国文化娱乐行业协会沉浸式剧本娱乐专业委员会管理办法》与《推动沉浸式剧本娱乐行业健康发展行动倡议》中,就指出了当前沉浸式剧本杀行业存在的抄袭盗版、优质内容稀缺、劣质剧本泛滥、行业生态安全有隐患以及剧本模式缺乏明确的延长价值链等问题。

到了今年9月份,新华社罕见的点名了剧本杀,直至了当前剧本上在剧本层面存在的宣扬暴力、灵异等问题,这或许也是剧本杀迎来有效监管的前奏,针对剧本内容本身的问题或许会成为监管的重头戏。

相较于在政策到来之后的“亡羊补牢”,率先规范自身显然才是推动行业规范发展的“正道”。以《百变大侦探》为代表的线上剧本杀APP或许是早已嗅到行业监管的即将到来,在本月初就已经展开了积极行动。

11月1日,《百变大侦探》发布了关于积极落实《沉浸式娱乐产品内容自审管理制度》的净网行动公告,除了对用户行为进行规定外,对部分劣质稿件也会进行下架。

在3天后,《百变大侦探》又发布了最新的剧本审核标准,细致罗列了26条不可以逾越的创作”不准“,进一步为规范剧本内容创作划定了红线。

11月9日的管理规定则更是从剧本内容双重监管、从业人员行为规范、经营单位相关备案等对各方面对剧本杀提出了更高层次的要求,《百变大侦探》也在不久后“回应”了这样的监管政策。

作为全国实体剧本杀门店最多的城市,以上海为剧本杀行业备案监管的“第一站”无疑更能发挥其“试点”和“探索”作用,这也对未来全国范围内的剧本杀内容监管具有重要的意义。可见在不远的未来,剧本杀的监管也会逐渐从地方到全国,从全线下到线上,逐步走向全方位的规范化管理。

优质内容是刚需,多维内容生态是必需

打铁还需自身硬。无论是新华社的批评还是管理制度的征求都对线上线下的剧本杀产品提出了更多的要求,但其最终目的必然是推动剧本杀生态的良性发展,备案管理和下架自审也是通向行业正规的“正道”。这也必然会对剧本杀的内容创作提出更多的要求,只不过在这一点上,一些剧本杀头部软件早已经开始寻找它们自己的内容创作之道。

“从玩家中来,到玩家中去”,UGC无疑是线上剧本杀内容创作的首选。以《百变大侦探》APP为例,其在针对玩家投稿的剧本的层面就进行了十分详细的规定,如投稿格式、文档包含内容、审核标准与福利都有明确的制定,UGC稿件最高可以达到5000元一篇的价格,同时还有专属签约、IP增值与孵化的奖励。

除了鼓励用户进行内容创作,《百变大侦探》也不断推进与游戏IP、游戏公司的联动合作。如在今年7月,《百变大侦探》就联合《阴阳师》推出了首个线上剧本《阴阳师:百相庭》,在8月与则《剑与远征》共同推出了《剑与远征·失控之船》的合作剧本等等。

除了游戏公司的纷纷入局,《我是谜》APP则更多从影视行业入手,与院线电影或在播热剧形成联动,让影视内容在剧本杀领域成功出圈或延续热潮。如今年8月,《我是谜》就联手电视剧《周生如故》共同打造剧本《生辰时宜传》,在10月份则联合院线电影《不速来客》推出同名名剧本。

毫无疑问,无论是以游戏IP还是影视IP,通过剧本杀实现的文本内容“再生产”不仅可以满足不同粉丝们的多元化需求,而且,主打交互与沉浸的剧本杀形式也可以让玩家得以切身体会自己所喜爱的文本,真正实现与游戏、电影的“零距离”接触。

在存量时代,“剧本杀+”无疑会为游戏、影视等产品的线下营销提供一条行之有效的路径,让人们真正进入其中,体验其产品的“符码狂欢”,或许比其他宣传方式更为行之有效。

除此之外,线上剧本杀也积极拓展创作业态,在社会文化教育和社会其他层面持续发力。如《我是谜》就曾在今年6月联合安上海市公安局静安分局、共青团上海市静安区委员会、上海市静安区青年志愿者协会共同推出了校园暴力题材剧本杀《重聚》,聚焦社会问题,为校园暴力问题发声。

《百变大侦探》也曾与广东共青团联合推出剧本《百年风华》,为建党100周年特别献礼。

多维度的剧本创作生态无疑是推动内容丰富度的有效方式,而实现内容创作的可持续性,更需要从根本上保障内容的版权。

如《百变大侦探》中就有类似订阅式的”月卡“,每月30元的月卡可以提供钻石,供玩家进行剧本购买等游戏内消费,除了一些免费供玩家尝试的剧本之外,玩家可以直接购买多人本或者是内容更加精良的剧本。”明码标价“的消费机制无疑保障了内容创作的知识版权,同时也对精品化的内容创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这一点无疑也获得了剧本杀爱好者们的认可。

可以预想,在“后监管”时代,内容的精品化创作必然是剧本杀行业发展的主要道路。无论是对影视剧本的改编、游戏IP与影视IP的入局联动,还是“UGC+PGC”齐头并进、线下实体场景的沉浸改造,抑或是与红色文化以及教育的接轨等等。剧本杀在内容生态上的“百花齐放”既能推动行业本身的规范化进程与内容储量稳步提升,也实现不同的“文本”之间的跨媒介组合,丰富剧本杀体验的同时,满足不同玩家口味和需求的分层分需,进而实现剧本杀、内容IP、消费者多维共赢的格局。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